首页 国际新闻正文

新【倚天屠龙记】播出夺嫡不如养妹过半,豆瓣打分5.2,周围追剧者甚少,水花寥寥,和隔壁讨论地热火朝天的【都挺好】形成了我的网友是女鬼鲜明对照。


我是冲着已经变成了灭绝师太的周海媚进来的,片头的【刀剑如梦】让我的心潮重新澎湃了那么几秒钟。

可是快进着看了几青青色集,光是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就已经要把人逼疯,剧情进展又缓慢,怎么努力也追不下去。


正好那两天比较闲,我又随手陆续打开了马景涛版、苏有朋版和TVB版各看刘怡君老公了一阵,这三版各有千秋,在金庸迷心中都算经典,可惜同样看不进去。

奈何心中的情怀已被勾起,曾经把小说六岁女童被恶狗咬死藏在课桌低下偷看的情景还历历在目,书中的剧情却已经全部模糊,于是我索性把书翻出来,花了两母子恋情天重读了一遍。

坦白说,如果不是曾经的那一份情怀还在,原著我大概也是读不下去的。

人生就是这样,相见不如怀念。

那些曾经代入感极强的情节如今读来堪比玄幻,我几次三番问自己:这还是当年看得如痴如醉吴占辉,饭也舍不得吃,觉也舍不得睡,不眠不休也要读完的那本书吗?

金毛狮王出场时的一大波炫技,让人想到环球影城的实景真人秀。


曾经觉得黄衫女子最惊艳,心甚神往,中年后再读,却觉得浮夸无比,每次出场都是叮叮当当敲锣打鼓的排场,唯恐人不知她是古墓后人。

最神奇还是张无忌的经历:快被何太冲夫妇逼死的时候这么巧杨逍就从天而降了,被朱长龄逼下悬崖这么巧下面就是个有花有树的世外桃源,顺便就找到了失传已久的九阳神功把体内的寒毒解了,一出山把明教给救了,顺便又练成了乾坤大挪移——杨超越都没这份运气。

还不如袁承志这样拜个高人为师,踏踏实实学几年硬桥硬马的功夫下山,一出场就技压群mma世界笼斗搏击赛雄的设计让人接受。

少年时对书中的各路武功如数家珍,中年再读肉眼已经直接跳过,只看其中人性的部分。

借武侠塑造人物,描摹人清风欲孽性,才是金庸小说最大的亮点,生活中形形色色自拍照的真小人伪君子,都能在金庸的武侠世界找到原型。

所以你形容一个人虚伪会想到岳不群,滑头会想到韦小宝,优柔寡断则会想到张无忌。


只可惜人到中年,已经懒得再绕过层峦叠嶂,去抽丝小学女生图片剥茧地探索人性。隔壁【都挺好】片场一上来就直面苏家的一地鸡毛和人李菁菁,曹冲,水星性的矛盾复杂,更能打动观众。

所以并不是新倚天拍的多么糟糕,新生代演员的演技多么差,而是我们开始对金庸无感了,却不肯跟曾经的情怀划清界限。

我们拒绝诋毁原著和心中的经典版本,于是只好一味抗拒所有翻拍,辩称他们统统都没有拍出精华,把美好留在心底。

即便今天重读金庸,我仍为金庸的想象力所折服,他小说所代表的,是那个物质和精神尽皆贫瘠的年代里想象力的官员瞒报个人家产被降职巅峰。

然而人类的想象力早已升级。当我们已经幻想着把地球推出银河系时,那股绵绵不绝的九阳真气,最终就成了街头卖艺杂耍的一点小曹西平潘若迪红鞋事件把戏。


所以现如今的中年人,如果没有情飞向甲子园怀打底,是很难零基础爱金庸的,这也是为什么只在成名后读过半本金庸的王朔才会把金庸的小说实脾饮方歌贬得一无是处。

只有对现实有疏离感的人才会爱上武侠,这是少年的专利。中年后的人生,什么距离都被现实拉回来了。

我们自以为什么都看透了,于是什么都不再相信。不信,就无法再与人自wei物共情,只剩了冷眼旁观:编,接着编。

我们会相信苏明成为了积怨和误会去纳粹16死士痛打自己的妹妹,却不会相信有那么一群武林人士吃饱了撑的大费周章为了一把刀挖地三尺去找谢逊。

什么护体神功,什么灵丹妙药,都是假的,装了特技的效果。

小时候看到小四川马戈彩虹会尖叫,长大后知道这不过是光的折射。

讲真,我挺怀念那个傻兮兮天天在脑海里倚天屠龙的少年,一心扎进武侠的世界去寻找自己的理想国。

这大概也是成年人最五贤妹无趣的地方,好像什么都懂了,于是什么快乐都没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